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{keywords_1}

揭东氯化钯回收_钯催化剂回收_钯碳回收_钯粉回收_钯盐回收

竟然想著逃开,他逃得了吗?”咚的一声,一座玉雕也惨遭不幸。 怜香无奈的看著一室的狼藉,一边劝道:“皇上说的是,大将军逃不了,既如此,又何必发这麽大的脾气?来日方长,到时你自然知道大将军的苦心,他不过是发觉自己教不了你,生怕耽误你而已,还不快命人把屋子收拾了呢,被大将军看到,他会说你的。” 龙彻哼了一声道:“他看得到吗?自朕登基,他何尝来过这里一遭?”说完气冲冲的坐了下来。 揭东氯化钯回收_钯催化剂回收_钯碳回收_钯粉回收_钯盐回收怜香笑道:“这是後宫,又是你的寝宫,他一个臣子,怎能到这里来惹嫌疑?” “惹嫌疑?”龙彻冷冷一笑,目光望向精致的龙床,忽然道:“总有一天,朕要和他一起睡在这张龙塌上,怜香,你是知道的,除了他,朕容不下别人。” 怜香忙为他倒了杯茶,见龙彻接了过去,她方坐下语重心长道:“皇上,若说您的心思这宫里还有一个人知道,那便是我了,蒙皇上错爱,从未将我看作奴婢,只当是姐姐般的尊敬照顾,我也是将你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
钯炭催化剂回收